主管QQ87731478
恒达平台首页 研发投入占比不到国际巨头一半?中国轮胎企业谋划“弯道超车”
栏目:恒达新闻 发布时间:2020-10-31 09:19:50

广饶区域聚集了国内轮胎产能的1/4。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彭斐 摄

在广饶人和客商的记忆中,往年的9月,来自世界各地的轮胎经销商经常会让县城的宾馆一房难求。不过,这个因轮胎出名的县城,今年却有些冷清。冷清的背后,源自新冠疫情在全球的蔓延,依赖出口的轮胎企业,不得不在危局中求变。

在9月8日至10日进行的“第十一届中国(广饶)国际橡胶轮胎暨汽车配件线上展览会”期间,广饶多位政府人士向《恒达官网》记者表示,当地的轮胎产能是1.75亿条,以往出口占据了70%的比例,但疫情以来出口受限,广饶的轮胎企业开始在内销上做文章,但同质化始终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

在通过“离岸”研发补齐短板的同时,行业内的整合兼并,可能也将成为化解同质化竞争的另一条捷径。比如,根据山东省轮胎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意见,广饶将通过推进产业转型升级和企业兼并重组、资源整合,培育3~5家进入全球轮胎行业前列的企业。

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依赖出口的中国轮胎企业,不得不在危局中求变。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彭斐 摄 

内需填补出口缺口

在疫情冲击和车市下滑的双重影响下,全球轮胎产业遭遇重创。但在原材料降价的基础上,转头向内的国产轮胎企业,却也有销售屡创新高的代表。

“当前国内轮胎企业所面临的行业形势,与2008年、2009年有些类似。”作为全球轮胎企业75强成员的高管,来自广饶的山东华盛橡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华盛)的总经理,赵瑞青如是分析当前的轮胎市场形势。

彼时(2008年、2009年),金融危机导致海外市场轮胎需求下滑,同时国际贸易保护抬头,中国轮胎出口受到一定影响,但国内汽车产业的繁荣,有效推动国内轮胎消费市场的需求增长。

事实上,2020年上半年,受公共卫生事件在全球蔓延的影响,中国轮胎出口遭受了“一季度供应断档、二季度需求大幅下滑”两次冲击。来自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2020年1~7月,中国橡胶轮胎累计出口量为321万吨,同比下降15.4%;累计出口金额为506.59亿元,同比下降18.9%。

在出口受挫的背景下,中国的轮胎企业开始挖掘国内市场的潜力。广饶县一位政府人士向《恒达官网》记者表示,疫情以来,广饶的轮胎企业大部分是转向内销,这也成为国内轮胎行业的一个趋势。

国内市场的挖掘,也让轮胎企业开启了逆势表现。“1~2月确实受影响,但3月份已经在快速恢复,到了二季度已经全面恢复,我们的销售收入同比增加了十几个百分点。”在赵瑞青看来,今年的经济形势看起来最困难,但对轮胎行业来说,其实今年还算一个不错的年份。

值得注意的是,在疫情成为A股上市公司盈利绊脚石的同时,轮胎企业所处的橡胶板块,在今年上半年的业绩却是增长的。《恒达官网》记者梳理发现,今年上半年,A股19家橡胶类上市公司的营业总收入为379.99亿元,较2019年同期虽有36.24亿元的下降,但总额为28.55亿元的归母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增加12%。

 

这种“增利不增收”的走势,与原材料价格走势有关。广饶当地一家产能超过300万条的轮胎企业高层向《恒达官网》记者表示,疫情以来,轮胎行业所需的原材料橡胶的价格下滑了十几个百分点,但在需求的通道上,基建的加强,带来了轮胎、特别是卡车胎的需求增长。

“二季度,尤其是5月份以来,由于汽车等行业产销形势好转,大部分橡胶细分行业经济运行环境好转,环比数据有向好趋势,说明国内市场恢复较好。”中国橡胶工业协会在2020年秘书长工作会议上对橡胶做出了如是判断。

在中国橡胶工业协会轮胎分会秘书长史一锋看来,5月份以来,虽然轮胎出口仍然困难重重,但内需配套和维修替换市场出现明显好转,特别是卡客车和工程车轮胎配套市场给力,国内基础建设开工加码,物流运输逐步复苏,轮胎企业及时将产品线调整到国内市场。 

研发投入短板待解 

在国内轮胎企业业绩增长的同时,海外疫情蔓延导致的生产中断、需求滑坡,严重影响了国际轮胎巨头们的经营状况。

《恒达官网》记者梳理发现,今年上半年,全球排名前十的轮胎公司中,至少有5家出现大额亏损。其中,一线品牌普利司通亏损220.44亿日元(约合14.45亿元人民币),米其林亏损1.37亿欧元(约合11亿元人民币),固特异巨亏13亿美元(约合90亿元人民币)。

从上半年表现来看,在国际轮胎企业普遍亏损的情况下,国内市场的开发,让国内轮胎企业开启了盈利模式,但这并不代表双方差距的扭转。

“像普利司通、米其林这样的巨头,它们的年销售额超过200亿美元,但在聚集了国内轮胎产能1/4的广饶区域,年销售额超过100亿元人民币的轮胎企业,却几乎是没有的。”赵瑞青认为。

对于国内外品牌的差距,广饶一位负责轮胎行业的政府人士向《恒达官网》记者坦言,研发投入上的差距,正是国产品牌与外资巨头最大的差距所在。

广饶所在的东营市在《东营市橡胶产业发展规划(2019~2023年)》中提到,该市橡胶轮胎企业总体研发投入不高,投入不及销售收入的1%,而全球行业平均研发费用占销售收入比例为3.9%,与国内外先进水平还存在着巨大差距。

“轮胎属于传统行业,研发投入不会像华为那样高,一线品牌4%(研发/营收)已经算最高水平。”不过,在一位同处全球轮胎75强的企业的高管看来,与国外巨头相比,广饶当地2%的比例已经算是高比例了,这也基本是国内轮胎企业在研发投入上的一个缩影。

中国橡胶网援引美国《轮胎商业》2019年9月份的数据显示,全球轮胎75强在2019年的研发费用较上年度继续增长,行业平均研发费用/销售额为4.0%,增加0.1个百分点。其中,按研发费用总额排名,普利司通、米其林及固特异位居前3位,分别为9.389亿美元、7.642亿美元及3.531亿美元。

“中国轮胎企业在国内市场逐渐饱和、国际市场贸易壁垒高企的双重压力下,快速向设备改进、技术迭代、产品升级方向过渡,尤其是头部上市轮胎公司,提升产品质量是企业走向国际化的必然选择。”在一位国内A股轮胎上市公司高管看来,中国的轮胎企业还要进一步加大创新研发投入。

不过,在研发上,轮胎企业根植的地方政府,却也有自己的困惑。“对研发的重视,也是我们困惑(的)一点,毕竟县城在人才的吸引力上难比大城市。”上述广饶政府人士透露,“下一步我们准备鼓励企业搞离岸研发,和国内的院所共建研发中心”。

这种研发与生产分离的方式,在轮胎企业中也有提及。以玲珑轮胎(601966,SH)为例,其在半年报中提到,公司以国家级技术中心为依托,以北京研发中心、北美研发中心为建设基础,相继在烟台、上海、德国设立了研究分院,形成立足山东、覆盖全国、放眼全球的“三位一体”的开放式研发创新体系。 

中资企业谋划弯道超车 

在谋求补齐研发短板的同时,疫情给全球轮胎产业带来的冲击,无疑为国内轮胎龙头企业提供了“弯道超车”的良机。

美国《轮胎商业》9月初发布的2020年度的轮胎75强排行榜中,有34家中国轮胎企业入选,其中,前10强里中国企业占两席,前20强里中国企业占5席。

不过,《恒达官网》记者统计发现,前十名企业的营业额总量里,传统三强普利司通、米其林、固特异合计占比达到59.8%,入围前十的两家中国轮胎企业——中策橡胶、正新橡胶合计占比仅6.35%。

虽然山东华盛已位列全球轮胎75强,但赵瑞青直言:“对比国外大的企业来说,我不认为我们是产能过剩,是我们企业的竞争没有达到那样的高度。”

赵瑞青所说的高度,与企业的市场占有率有关。自2015年欧美对中国轮胎“双反”以来,国内轮胎企业在海外建厂,成为提升市场占有率的方式。

山东华盛橡胶有限公司总经理赵瑞青。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彭斐 摄

方正证券的报告显示,近年来,以玲珑轮胎为代表的中国主流轮胎企业,通过加快海外建厂,快速提升全球市场占有率。玲珑轮胎、赛轮轮胎、中策橡胶等,海外工厂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持续快速增长。以2018年为例,玲珑轮胎、赛轮轮胎、中策橡胶的海外工厂,营收占比均小于25%。但是,其净利润占比却均达到50%以上。

在疫情冲击下,这种优势在今年更加明显。西部证券指出,海外头部轮胎企业上半年业绩均出现大幅亏损,以玲珑轮胎为代表的国内头部轮胎企业具备明显的成本费用优势和产品性价比优势,将击穿海外轮胎企业脆弱的生产组织和成本防线,持续提高全球市占率。

值得注意的是,受疫情影响叠加国内车市下滑,国内轮胎产业的集中度也在快速提升。东吴证券指出,目前国内轮胎行业呈现结构性过剩,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中小产能逐渐出清,国内市场正处于向头部轮胎企业集中的过程中,中国轮胎企业有望由大变强,未来将进一步提升市场份额。

今年初,在山东省工业和信息化工作会议上,该省橡胶行业协会会长张洪民提到,山东省正鼓励有条件的企业,实施跨地区、跨所有制兼并重组,从而做大做强,提升产业集中度。

聚集了全国1/4轮胎产能的广饶县,当前有39家规模以上橡胶轮胎生产企业,但广饶县在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积极推进产能整合,集中培育3~5家进入全球轮胎前30强的大型企业集团,打造一批‘专精特新’橡胶材料和配件企业,建设全国一流、世界知名的高端橡胶产业基地。”

在前述广饶政府人士看来,整合是将当地轮胎企业合并到几家,同时引进一些外地企业进入,用市场手段加速这个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