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达平台首页 限电潮“席卷”电解铝行业: 神火股份云南75万吨产能只开一半,产业链下游已有企业停产
栏目:恒达新闻 发布时间:2021-10-15 09:08:44

在多个省份限电政策的影响下,尽管铝价连刷十五年新高,但多个铝业巨头不得不按下减产键。

9月28日上午,多家铝业上市企业人士向《恒达官网》记者透露,受云南省电力供应紧张影响,公司在云南的产能开工负荷被迫降低。

来自铝业机构爱择咨询的信息显示,文山州电解铝企业为响应能耗双控文件,被要求停槽50%,于9月27日开始执行,预计合计影响产能32万吨左右,内蒙古蒙西地区电解铝企业也要求限产20%。

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能耗双控及电力紧张背景下,电解铝作为耗电大户,产能持续受到干扰,对铝价产生较大刺激。

值得注意的是,电解铝开工负荷的下降,对相关企业业绩的影响已是必然。一位铝业上市公司人士直言,虽然对云南的限电早有预期,但有序用电和产量减少,将对公司产品成本和经济效益产生较大影响。

合计影响产能超200万吨

不断蔓延的限电潮,对用电大户电解铝行业已经产生实质影响,并导致相关区域产能直线下降。

“现在(云南)投产的75万吨(产能),已经停了一半。”9月28日上午,《恒达官网》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神火股份(000933,SZ),公司一位相关人士表示,同样的情况还出现在其他在云南有电解铝布局的企业。

大约10天前,云铝股份(000807,SZ)和神火股份先后预警电力供应紧张。

云铝股份在9月17日的公告中称,自2021年5月以来,因电力供应紧张,云南省内工业企业实施有序用电,云铝股份及下属企业用电负荷大幅降低。截至目前受限电影响,公司减少电解铝产能约77万吨。

在9月18日公告中,神火股份称,由于电力供应紧张,自2021年5月10日以来,云南电网对云南省内电解铝企业实施有序供电,公司控股子公司云南神火铝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神火)供用电总负荷大幅降低,被迫陆续停运20万吨,在产产能降至55万吨,二系列三段15万吨也未能如期启动。

从目前来看,虽然仅仅过去10天,但云南神火的产能开工率却在继续下降。9月28日上午,神火股份人士向《恒达官网》记者透露,公司目前云南的在产产能只有37.5万吨。

值得注意的是,云铝股份与神火股份在公告中均提到:近日,公司知悉当地相关部门下发关于坚决做好能耗双控有关工作的通知,通知要求“持续做好绿色铝行业生产管控,确保绿色铝企业9-12月份月均产量不高于8月份产量”。

在这个背景下,云南相关电解铝企业减产已是必然。云铝股份称,上述政策的实施,将导致公司2021年9-12月电解铝产量与2021年年初制定的产量计划相比大幅减少,预计2021年全年电解铝产量降至236万吨左右。

记者注意到,云铝股份在2020年财报中提到,根据对形势的客观分析判断,结合公司实际,2021年公司主要生产经营目标:氧化铝产量约140万吨,电解铝产量约287万吨,铝合金和加工产品产量约140万吨,炭素制品产量约80万吨,力争实现营业收入较2020年有所增长。对比云铝股份董事会在9月16日的预计,公司电解铝2021年的全年产量,将较2021年的计划减少约51万吨。

虽然在9月中旬已有所预判,但云南的限电情况却有愈演愈烈的迹象。爱择咨询援引市场消息人士信息称,“文山州电解铝企业为响应能耗双控文件,被要求停槽50%,于9月27日开始执行,预计合计影响产能32万吨左右,蒙西地区电解铝企业也要求限产20%。”

从目前来看,随着限电潮在全国蔓延,减产的不只是云南的电解铝企业。来自中国铝业网的信息显示,青海、宁夏、新疆、陕西、广西、云南等我国重要电解铝产区出现在了一级预警名单中,这些区域预计将面临严厉能耗双控要求,限产在部分区域已成为常态,对电解铝的生产将产生实质性的下降影响。

爱择咨询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受能耗双控政策影响,电解铝厂减停产消息频传,年内合计影响产能达210.7万吨,供应端扰动成为铝价推涨的重要助力。

下游产业链开始受到波及

从目前的市场来看,按下减产按钮的电解铝企业,应该都会存在有钱赚不到的无奈:一方面是限电潮下的被迫减产,另一方面,铝价却已站到15年来的高点。

上海有色网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铝价不断突破新高并站上2万元/吨关口。进入下半年,沪铝价格不断刷新15年新高,沪铝主力价格近期最高接近24000元,年内涨幅超过50%。

在去年7月初,国内铝价刚刚突破1.4万/吨关口,十几天后,现货市场上1.5万/吨的关口再被冲破。一年后铝价的持续上涨,足以让这些有色巨头欣喜若狂。

随着价格重心上移,电解铝企业的盈利空间在迅速扩大。今年上半年,中国铝业净利润同比大涨85倍,另有云铝股份、中国宏桥、天山铝业、神火股份、中孚实业、焦作万方等电解铝生产企业,净利润涨幅在187.5%~721.48%。

不过,随着限电区域的扩大,作为高耗能产能,电解铝企业的高利润受到冲击已是大概率事件。云铝股份2021年中报预计,原铝生产耗电量大,电力成本占总成本的比重高,如电价上调或限电可能给公司生产经营带来不确定性。

此外,在9月17日公告中,云铝股份还提到,有序用电和产量减少,将对公司重点技术指标、产品成本和经济效益产生较大影响。

事实上,在铝价处于高位之时,产量的减少势必减少企业的利润收入。“近期铝价虽然出现调整,在9月份电解铝每吨的加权平均利润也达到6130元,远高于去年四季度两三千的水平。”9月28日,爱择咨询分析师张猛对《恒达官网》记者表示。

与此同时,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市场供应的偏弱,让接下来的铝价有了高位维持的动力,但来自下游加工行业的生存状态,却有些一言难尽。

张猛表示,随着限电规模扩大,下游铝加工企业开始受到波及,尤其社会库存逐渐累积,市场关注点从供应端逐渐向需求端转移,探寻铝价上涨的可持续性。

从铝水的最大消纳领域铝棒来看,爱择咨询的最新统计显示,当前样本铝棒企业累计建成产能2829.5万吨,9月开工产能约1606.8万吨,折合开工率56.79%,环比下降7.16个百分点。

在一位电解铝企业人士看来,各地推出的限电、环保检查等因素对棒厂生产造成一定影响,但降负荷的主因则来自成本及需求端,因为铝价的高启,让下游加工企业的成本压力陡增。

“铝、镁、硅等原料成本激增,单吨掺配金属镁的成本就在700元左右,而棒厂调价较为被动,需考虑到下游对价格的接受程度,市场保利润与促消费心态俱存,企业多亏损边缘徘徊。”张猛说道。

值得注意的是,在爱择咨询的调研中,当前下游样本铝型材企业产能利用率在48%,环比下降4个百分点,企业畏高情绪浓重,且建筑型材订单不佳对整个型材企业的影响是普遍的,中小型企业产量同比下滑在20%-30%不等,停产企业也不在少数,型材厂对四季度订单存悲观预期,制约备货需求,整体铝棒市场出多接少,成交较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