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QQ87731478
恒达平台首页 理脉CEO涂能谋:代码与法律逻辑相通,无需担忧行业被科技颠覆
栏目:恒达新闻 发布时间:2020-10-28 11:59:08

腾讯视频自制综艺《令人心动的offer》、哔哩哔哩视频网站上中国政法大学罗翔教授讲授的刑法学、由靳东等主演的电视剧《精英律师》……聚焦法律行业的影视作品、综艺视频已频频出现在人们视野中。

从接受普法到主动了解法律,社会法律意识提升背后,是正在崛起的万亿级法律服务市场。依法治国方针之下,这一市场的规模还将扩大。

早年,法律服务市场长久停留在精耕细作的“小农经济”时代,“手工”色彩颇为浓厚。近年来,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浪潮席卷法律服务市场,数十家法律科技服务企业创立,一场革新正在进行。

“数字逻辑和法律逻辑有很多类似的地方。”近日,法律科技创业公司理脉联合创始人及CEO涂能谋接受《恒达官网》记者专访时表示。涂能谋于2015年与他人共同创立理脉(Legal Miner),在法商数据服务领域施展拳脚。在他看来,行业内的企业间还远远未到互相厮杀的阶段,目前行业中最大的痛点是供应如何满足客户需求。

为“秀坊”装上“织布机”——数十家法律科技服务企业涌现

2014年,工信部电信研究院(即现在的中国信通院)首次发布《大数据白皮书》,大数据产业发展的热潮在中国起了涟漪。6年过去,大数据几乎已渗入衣食住行各个环节。但相较之下,大数据在法律服务这一领域的渗透声势并不浩大。

法律服务业有着浓重的“手工色彩”。涂能谋曾在企业并购、资产上市领域从业多年,据他介绍,这一细分服务领域内,从信息收集,到资料处理、分类标签,直到文件生成,几乎全部是手工作业。“就像做一件刺绣的衣服一样,每一件都是手工做出来的,专业度很高,质量也很高,但其实成本也很高,整体效率却不高。”涂能谋称,一家大型企业可能每年的合同数量达到上百万份,有限的法务人力资源明显应接不暇。

对法律行业而言,文件即数据,不论是律师还是公司法务,都需要技术来支撑或赋能。深受数据困扰,同时又深信科技改变世界,涂能谋走上了创业的道路。取义于“Data mining”(数据挖掘),涂能谋给公司命名为“Legal Miner”,在早期获得了金杜律师事务所较多支持。

孵化于律师事务所的法律科技公司在业内并不少见,例如包含C端用户业务的“无讼”与一线律所天同律师事务所关系紧密,IDG资本A轮投资后B轮加码。根据启信宝统计,定位于线上法律咨询、法律搜索等领域的创业公司目前已超过20家。

“以前两个人花一个月都做不出来的东西,可能在技术的帮助下15秒就能出结果了。仅是时间成本的缩减,产品就有价值存在了。”涂能谋介绍说。

理脉联合创始人及CEO涂能谋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市场是否能够容纳数十家法律科技企业?行业发展六年来,激烈的市场争夺战是否就要打响?“其实不必担心需求不够,行业反而要考虑能否满足需求。”涂能谋认为,当前的市场发展程度,尚不足以引起如常见于互联网公司的“价格战”。“其实大家各自选的赛道不太一样,虽然都是在法律服务创新的大赛道上,但服务群体不同。”涂能谋坦言,竞争固然存在,但难点在于如何满足客户的需求痛点,而不在于同质化产品的成本管控。

无论是服务于公司法务、律师、律所还是法院,法律科技公司面对的都是一群“挑剔”的用户。涂能谋认为,法律科技行业的竞争门槛本身就较高,要服务于专业度要求很高的精英人群,团队的构成要求亦是复杂的,只懂法律不行,只懂数据挖掘也不够。

代码即法律,程序员找bug和律师的工作逻辑相通

涂能谋曾求学于美国加州,耳濡目染硅谷的科技创新精神。在创立理脉之前,他曾在“互联网+法律”领域做过尝试,是个连续创业者。

在专访中,涂能谋借用了区块链中“Code is Law”的说法,认为代码与法律之间是逻辑相通的。“代码也是三段论推理,大前提、小前提和结论。法律中,大前提就是法律规定,小前提是法律事实,代入后即为结果”,涂能谋认为,律师的工作和程序员找bug的逻辑都是相通的,“法律是平行的,每条逻辑都相通,但法律与法律、规则与规则间可能有不协调的地方,律师的工作就是打通其中不协调的地方,就像是程序员解决代码之间bug,也是寻找代码间的不协调之处”。

不同于在C端(终端用户)更具知名度的无讼,理脉专注于B端业务(企业用户),跨界法律分析与商业咨询,今日头条、滴滴等都是其服务对象。这与涂能谋从事律师职业时的经历有关。据他介绍,此前接触到的客户都是各个行业的企业,共通的痛点和问题是规模越大管理越复杂,数字化转型的关键在于如何建立数据能力,但尤其像法律这种专业领域的数据结构化,是这些企业难以做到的。

结构化数据的产出结果包括律师和法官画像,这类似于律师助理工作中的背景调查,参考意义大于预测意义。涂能谋解释称,虽然我国是大陆法系,但商业走得比法律更快,在法律规定尚不清晰时,最高法提供的指导案例在实务中起了较大的参考作用。对企业而言,这是合规管理和风险管理的重要内容。

正如大数据提取的“画像”对于公司的法律决策的作用而言更多是参考和提高效率,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科技对于法律服务行业也是赋能和助力。

涂能谋也认为,科技助力不能实现完全替代,因此无需担忧未来科技是否会颠覆行业。“颠覆的不是这个行业的人,颠覆的可能是服务的方式和需要法律服务的人取得服务的方式。这可能会影响到一些传统的律师事务所。”涂能谋表示。